<   2008年 03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樱花开了!

20080318 樱花开了 y-e
A: 你来看看吧。
B: 怎么了?
A: 在前边的树林里樱花已经开了!
B: 在哪儿?
A: 你看,看到那大一点棵树的中间。
B: 那棵树?看到了!那棵树枝稍微红了。
A: 上个星期六我发现一朵樱花开着。
B: 你怎么发现樱花开?
A: 我常常用这台双筒望远镜瞭望。你也用这台看看吧。
B: 用望远镜看的话,这个景色好像数字电视的映像一样。看得很清晰。
这台望远镜不是贵吗?
A: 对。两万日元左右。我以前买的是一万日元,还是这台望远镜比较好。
B: 还是贵的东西挺好啊。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A: 你来看看吧。
B: 怎么了?
A: 前边树林里的樱花已经开了!
B: 在哪儿?
A: 你看,看到那大一点的一棵的中间。
B: 那棵树?看到了!那棵的树枝稍微变红了。
A: 上个星期六我发现有一朵樱花开了。
B: 你怎么发现的?
A: 我常常用这架双筒望远镜。你也用它看看吧。
B: 用望远镜看的话,这个景色好像数字电视的映像一样。看得很清晰。
这台望远镜很贵吧?
A: 对。两万日元左右。我以前买的是一万日元,还是这台望远镜比较好。
B: 还是贵的东西好啊。
[PR]
by tianshu | 2008-03-23 21:54 | 中級会話

咸菜

20080309咸菜 e-tomo

每年一到这时候,邻家就给我一种咸菜。
她今年也照常给了我。

那咸菜是御殿场住的她妈妈亲自腌的。
可是那个蔬菜叫什么,不光我不知道而她也不知道。

那咸菜腌得绿油油的,吃得稍微辣点儿特别好吃。

每年都吃这个咸菜,我想象她的八十多岁的妈妈身体健康。
-----------------------------


20080309咸菜 e-tomo
 
  每年一到这时候,邻家就给我一种咸菜。今年也照常给了我。

  那咸菜是她住在御殿场住的妈妈亲自腌的。可是我不知道那蔬菜叫什么。不光我不知道,就连她也不知道。

  那咸菜腌得绿油油的,吃起来稍微有点儿辣,特别好吃。

  每年都能吃到这个咸菜,真是一种幸福。我祝愿她那八十多岁的老妈妈身体健康。
[PR]
by tianshu | 2008-03-09 22:11

和服

2008 03 05 yushi

我出门了和朋友见面。
到了町田站,我看了一个年轻的女人。
她穿着和服,下衣重叠地和服裙子。
我看,今天她一定去毕业典礼吧。

年轻的时候,我练习茶道。
茶道会时,我穿了和服。

现在那件和服太鲜艳了。
还有穿的和服时,转动得不好。
所以我完全没穿和服了。
----------------

  我出门去和朋友见面。到了町田站,我看见一个年轻女人,她穿着和服,和重重叠叠的裙子。我看得出,今天她一定是去参加毕业典礼。

  年轻的时候,我学习过茶道。掌握了茶道时,我也穿过和服。

  但是现在我觉得那件和服太鲜艳了。另外,穿和服时,转动身体不方便。所以现在我根本不穿和服了。
[PR]
by tianshu | 2008-03-08 16:28 | 中級作文(一部分公開)

64 “花小路”

                    64 “花小路”

  从我家到车站,不管怎么走,都要经过两家花店。一家在十字路口,另一家在步行街上。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这两家花店的。
  那是女儿出生后的第一个夏天。由于天天大雨不断,我很着急。因为爷爷的生日就在眼前,我无法在雨天抱着婴儿去商店买礼品。
  怎么办呢?一筹莫展之际,我想到一个下策:在网上找到附近花店的地址,打电话定购一束鲜花!虽然鲜花不是最理想的,偶然送一次肯定也不错。
  说做就做,我打开电脑,找到本地几家花店的电话号码。这些店面积不大,在网上都只登了号码,花的品种和价格等信息都没有。
  我试着打给十字路口的那一家。接电话的是一位女性,声音比较大,听起来不像是年轻女孩子。我说明我的困难后,请求她记下我和孩子爷爷的地址,帮我送一束鲜花作为生日礼物。
  但是那位女性狠狠地拒绝了我。从她的话里我知道,在面不相识而且又没有付款的情况下提出这个要求,简直就是一个荒唐透顶的举动。
  但是我没有办法。我的女儿太小了,没有办法在下雨天抱着她出门;而且要送的人是老公的爸爸,不是我自己的爸爸,我不能马虎。最重要是,在过生日这一点上我一直不折不扣地遵从家乡的习俗--在生日过后是不能送礼物的。 
  我不气馁。接着我打了步行街上那家叫“花小路”的花店的电话。一位听不出来年龄的女性接了我的电话,她一直听我说明我的原因,直到我把话说完。
  “我们这里不投递鲜花,但是我可以帮助你打电话从另一家花店定购。我先付钱,你以后再把钱付给我怎么样?”
  我好像听到了天使的歌唱!
  “当然好!雨一停我就把钱送过去!我知道你们花店的地址!”
  “你带着孩子,下雨天出来不方便,等天晴了再来也行。”
  至今我不知道那位接电话的人是谁。去付钱的时候,她们都很忙,我不好意思多问就离开了。但是,直到现在,每次经过那家花店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放慢脚步,看花,也看店里忙忙碌碌的女孩子们。是谁,接了我的电话?是谁,在那个大雨天给了我一个美丽的记忆?
  四年前,我曾经在《育儿日记》里用日语写过这件事。但是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说:二十年前,我曾经用过“小路”这个笔名。这也是偶然。
 
                          梅 2008/03/04
[PR]
by tianshu | 2008-03-04 14:26 | TIANSHU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