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 03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作文

2007 03 24 yushi

几天前,我在图书馆借来了几本书.
其中一本书是<<在日华人儿童作文集>>
那儿是被登在从五岁到十五岁的文章.
他们很有必要表现力.
他们用语言表达丰富.
连五岁的文章也极优秀.

他们掌握成语,还重叠形容词.
比如,浩浩荡荡,五彩缤纷和琳琅满目等等.
我的作文时候,怎么也写不了.
我的汉语的能力像渐渐懂得语言的婴儿.

熟能生巧,只要一直接触汉语,就一定能学好.
----------------------

  几天前,我从图书馆借来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在日华人儿童作文集>>。
  那本书上登的是从五岁到十五岁的孩子们的文章。他们善于表达自己的思想,词汇很丰富,连五岁孩子的文章也极优秀。
  他们不但掌握了很多成语,还会用重叠形容词。比如,浩浩荡荡,五彩缤纷和琳琅满目等等。
  我写作文时候,怎么也用不上那些词。我的汉语的能力像刚刚懂得语言的婴儿。
  但是熟能生巧。我想只要一直接触汉语,就一定能学好。
[PR]
by tianshu | 2007-03-25 10:24 | 中級作文(一部分公開)

花粉症

  花粉症 e-tomo 20070318

听说,最近在动物园的猴子也得了花粉症。
好像它们的眼睛也变红,也接二连三地打喷嚏。
听了这个消息我觉得现在自然环境很奇怪。
报纸上说,现在日本人中四分之一的人得着花粉张。
一方,我家有四口人,但是现在一个人也没患花粉症。
有人说:只有人患花粉症,才能称作文明人。
对我家里人来说,我们都不是文明人,还有文明度来说我们连猴子们也不如。
---------------------

  听说,最近动物园的猴子也得了花粉症。据说它们的眼睛变红,还接二连三地打喷嚏。 
  听了这个消息我觉得现在的自然环境有问题。报纸上说,现在日本人中四分之一的人得着花粉症。虽说如此,但是我家的四口人中现在一个也没得花粉症。
  还有人说:只有患了花粉症,才能称作文明人。
  这样说来,我家里人都不是文明人,就文明度来说,我们连猴子们也不如。
[PR]
by tianshu | 2007-03-18 22:25 | 中級作文(一部分公開)

定时器

20070312 定时器 e-tomo
定时器是现在我的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之一。
最近我的忘性越来越大了。
为了防止一时马虎忘掉我得做的事情,我经常把定时器对到要在出去的时刻,要在灭炉子的火的时刻等等。
最方便的用法是拧开水放入洗衣机里时的。
我把定时器对到两分钟,这样做以来,开水没有漾出来了。
但是,我忘甚至对到定时器的时候,我该怎么办呢?
----------------------


  定时器是现在我的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之一。因为最近我的忘性越来越大了。
  为了防止一时马虎忘掉我不得不做的事情,我经常把定时器对到要在出门的时刻,要在灭炉子的时刻等等。
  最方便的用法是拧开水放入洗衣机里的时候。我把定时器定到两分钟,这样做的话,不等到水漾出来我就可以去关闭水龙头。
  但是,如果我连对定时器的事也忘记的话,我该怎么办呢?
[PR]
by tianshu | 2007-03-18 22:24 | 中級作文(一部分公開)

用木头做的很小双鞋

c0011307_21514029.jpg

20070310 e-tomo
昨天晚上我孩子的朋友突然找了来我家。
听说,她最近和她的朋友们一起去了长崎方面做个大学毕业纪念旅行。
她带来了旅行时的礼物,那些礼物是在Hausutenbosu里买来的。
她给我孩子的礼物之中的一个用木头做的很小双鞋。这双鞋的大小是五公分左右。
这双鞋的说明书上写着
——要是把这双鞋放在比你的个子高的地方的话,那以后幸福一定会来到你的身边的。——
我们很高兴,马上把这双鞋安顿好书架里的一角。
我希望幸福一定来到孩子的身边。

---------------------------


  昨天晚上我孩子的朋友突然来到我家。听说,她最近和朋友们一起去长崎作了一次大学毕业纪念旅行。
  她带来了旅行时的礼物,那些礼物是在Hausutenbosu里买来的。她给我孩子的礼物之一是一双用木头做的小鞋,大小是五公分左右。
  这双鞋的说明书上写着——要是把这双鞋放在比你的个子高的地方的话,那以后幸福一定会来到你的身边的。
  我们很高兴,马上把这双鞋在书架的一角安顿好。
  我希望幸福一定来到孩子们的身边。
[PR]
by tianshu | 2007-03-18 22:23 | 中級作文(一部分公開)

54  母親の視点から読む「私の紅衛兵時代」

         54  从育儿角度看《少年凯歌》

  朋友借给了我一本崭新的书--日文版的《少年凯歌》。
  想到这本书的主人还没有读过它,我不由得诚惶诚恐,决定把这本书当作教材,一丝不苟地读下去。
  因为是日本版,我在一个月内读了两遍。并且做了读书笔记。
  但是在将要开始读第三遍的时候,我突然对这本书的开头部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作者在第一章第一节的开头写道:
  “一九六五年,我十三岁。开始喜欢在大家面前发表自己的意见,而在喜欢发表意见的人面前故作深沉。十三岁,是一个觉得自己已经拥有全世界的年龄。但是纵使世界能够宽容一个十三岁少年的无知,却不能使他如愿以偿。那时候我十三岁。十三岁的记忆,是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
  这段文字的后面,除去一段对接到中学合格通知书时的兴奋心情的描述,几乎都是令人心情沉重的文字。
  前两遍,我总是一边读一边不可思议地想着:如果说下放生活还能说是一种有益的艰苦磨练的话,那么,在那个充斥着无耻,暴力和悲凉的疯狂时代,自身也参与了暴力的陈凯歌,那以后为什么能保持一颗质朴无华而又坚忍不拔的心灵?为什么能靠自己的力量越过心灵上的疯狂时代,走向成熟,走向理性和人性?这本书的文字,虽然沉重,但无不充满着理性的思考和人性的光辉。
  陈凯歌,他是如何越过心灵上的冬天的?
  我注意到了书中的“十三岁”。
  十三岁之前的陈凯歌,生活在一个优裕而不奢侈,安定而不躁动,清高而不傲慢的家庭里。这十三年,对孩子的成长来说,可以说正是一个理想的“天堂”。
  但是陈凯歌的“天堂”,又和其他的孩子们有所不同:因为父母不是党的干部,陈凯歌的生活里少了一些骄人的优越感,多了一些自我奋斗的因素。这个看来简单的道理,在后来的成长中却起着重要的作用。
  这本书最让我感动的地方,是陈凯歌的父亲被赶到“牛棚”打扫厕所时的场面。陈凯歌写道自己的父亲对每个进出厕所的人鞠躬。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那也许仅仅是一种耻辱,但是父亲忍受屈辱坚强地活着的身影,却永远地烙在了孩子的心灵上。成人后的孩子在身处困境时,父亲的身影会变成记忆中的教科书,变成一种无声的力量,给孩子坚持下去的勇气。
  《少年凯歌》不仅仅在述说一段历史,也给育儿中的父母提供了思考的空间。

                    
                     ---TIANSHU 20070302
[PR]
by tianshu | 2007-03-02 12:39 | TIANSHU閑話

向绣眼鸟送挑战书

   向绣眼鸟送挑战书 20070226 e-tomo

在我家前边的杂树林中有一棵山樱花树。
别的树在枯木的样子之中,它突然开起一,两个樱花来。
但是,这些花不仅是越来越多,有时候减了一些。
到我了解这个情况是绣眼鸟搞的,花了几年。
绣眼鸟是为吸最早开的那花蜜用它的嘴巴摘樱花的。
这几年来,我当作我的乐趣——是我把初次开的樱花看见比它早。
到三月,我每天早上从我家的阳台上用双目望远镜看花蕾的大小,然后预测哪个花最早开。
去年是三月十四号开的。今年冬天很暖和,我再也不能不注意蕾的样子。  
  想绣眼鸟也每天早上一定观察开的时期。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我家前边的杂树林中有一棵山樱花树。别的树都还在冬眠之中时,它却会突然开起一两朵樱花来。
  但是这些花并不是越开越多,有时候甚至会减少一个一些。
  我花了几年时间才明白这是绣眼鸟干的事。绣眼鸟为了吸取最早开的那些花的花蜜,先用嘴巴摘下樱花。
   这几年来,我把这件事当作一种乐趣——我和绣眼鸟,谁最先看见第一朵樱花呢?
  到三月,我每天早上从阳台上用双筒望远镜观察花蕾的大小,然后预测哪个花最早开。去年是三月十四号开的。今年冬天很暖和,我再也不能掉以轻心。 
  我想最近绣眼鸟每天早上也一定在观察那些花蕾吧。

-------------------------------
(日本語)
  
        メジロに挑戦状を

 我が家の前に雑木林に山桜が一本あります。ほかの木々が冬の姿でいる中に、一つ、二つと、淡々ピンクの花がつきます。
 ところがこの花、数が日毎(ひごと)に増えるのではなく、時には減ってしまうのです。
 これがメジロの仕業と分かるまでには、しばらく時間がかかりました。メジロたちは、いち早く咲くこの花の蜜を吸うため花をくちばしでちぎってしまっていたのです。
 この何年かは、メジロより先に、第一に咲く花を見届けるのが、私の楽しみとなりました。3月に入ると、毎朝、我が家のベランダから双眼鏡を覗いて、つぼみのふくらみ具合を見、どの花から咲くか予想します。昨年は、3月14日に咲きました。
 暖冬の今年、もう油断(ゆだん)してはいられません。メジロもきっと毎朝チェックしていることでしょう。
[PR]
by tianshu | 2007-03-02 09:45 | 中級作文(一部分公開)

《一地鸡毛》节选

《一地鸡毛》节选》〈一〉

1 小林早上忘记把豆腐放进冰箱,豆腐变馊了。这是晚上下班后的夫妻拌嘴

  “算了算了,怪我不对,一斤豆腐,大不了今天晚上不吃,以后买东西注意放就是了!”

  如果话到此为止,事情也就过去了,可惜小林憋不住气,又补了一句:

  “一斤豆腐就上纲上线个没完了,一斤豆腐才值几个钱?上次你丢手打碎了一个暖水壶,七八块钱,谁又责备你了?”

  老婆一听暖水壶,马上又来了火,说:

  “动不动你提暖水壶,上次暖水壶怪我吗?本来那暖水壶就没放好,谁碰到都会碎!咱们别说暖水壶,说花瓶吧!上个月花瓶是怎么回事?花瓶可是好端端地在大立柜边上放着,你抹灰尘给抹碎了,你倒有资格说我了!”
[PR]
by tianshu | 2007-03-02 00:09 | 小説で中国語を学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