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TIANSHU閑話( 22 )

开始相信命运?

            开始相信命运?

  在不知不觉中,一个人会悄悄地改变。

  我不知道我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又变到什么程度。

  去年,我和一个两年未见的朋友见了面。她已经失明了,走路的时候用一根白色的棍子。我们见面的时候我一直不停地说话。
  但是分手的时候,我看着她的背影泪流满面。

  也是去年,住在我家附近的一个阿姨被亲戚骗去了几千万的房产,并被莫名其妙地送进了不收费的痴呆症医院。
  她在我的儿子一岁前,在送菜公司来我家时,经常在门外帮我看着儿子让我把菜搬进家里。虽然是几分钟的帮助,但是对我来说是珍贵的记忆。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受欺负,被骗,却不能帮她任何忙。刚刚搬家到这儿的我,还是一个中国人,就没有任何发言权。周围的人都讨厌她,说她的坏话。但是她只是一个孤独的未老先衰的人,不会管理金钱,死了父母又没有孩子。她没有结过婚。
  痴呆症患者也有能独自生活的。对这种说法我不清楚。但是阿姨从这个地方消失了。无声无息。好像蒸发了一样。周围谁也不提她,好像她没有在这个世界上生存过。

 也是去年,我的最好的朋友的妈妈在国内病重住院。我小时候住校的时候,得到过那个慈祥妈妈的疼爱,经常在他们家度周末。我经常在电话里安慰朋友,但是我的心情,失落得厉害。

  ・・・・・・

  伤心的事情太多,记忆已经爆满了。母亲在电话里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个人该做什么还是要做什么,用新的记忆代替旧的记忆。母亲还说,人也不应该把什么都永远记着。

  记忆或者受伤,或者被玷污,或者感觉到疼痛。

  在有了这些记忆之后,一个人或许会成长一些。但是很疼。小时候就听说成长伴随着疼痛,但是现在的我才真正感觉到疼痛。
  但是人正是由于这些疼痛,才会一点一点变得坚强。

  希望我也能坚强起来。为了我可爱的孩子们,为了我珍贵的朋友们。

 
[PR]
by tianshu | 2011-04-27 11:31 | TIANSHU閑話

从冬天到春天

 2011年3月23日


  常常想:如果一个人能像一棵落叶树,而一个人的烦恼就像那树叶,该有多好。

  但是地震会将这棵树击得粉碎,海啸会将这棵树冲到不知名的远方,而树叶也会永远失去了他们的下一个春天。

  终于明白:能有新的烦恼长出来,也是一种幸福。 






















 
[PR]
by tianshu | 2011-03-23 20:58 | TIANSHU閑話

c0011307_13531710.jpg

[PR]
by tianshu | 2010-10-14 13:53 | TIANSHU閑話

69 怀念摇头窗

                  69  怀念摇头窗


  当太阳直射北回归线附近的时候,该是我家最难挨的季节吧。当然,如果经常下雨,可能会凉快些。但是,夜里仍旧会一样热。因为为了安全,在睡觉时必须关上所有的窗户。
  不喜欢空调的我,有时候恨不得在窗玻璃上凿几个小孔透气。

  终于有一天,我对孩子他爸说:“为什么这房子没有摇头窗?”
  “摇头?”
  “就是窗户的最上面有个很矮的小窗,可以单独开关,晚上睡觉时开着也不担心安全。你没有注意过我娘家的窗户吗?”
  “没见过。”

  在我的老家,家家户户都有摇头窗。不但窗户,连各扇房门的上面也有个小窗子。摇头窗和它下面的门或窗子的宽度一样,最外面的框架也是连在一起的。但是摇头窗可以单独上玻璃和窗纱。
  因为摇头窗可以单独开关,夏天的晚上开着摇头窗睡觉,既凉快也安全。非常胆小的人,可以给摇头窗镶嵌上钢筋,以保万无一失。
  也许日本人没有开窗睡觉的习惯。但是,有个绝对安全的摇头窗,又有什么坏处呢?一年四季,晴天出门时也可以开着摇头窗给家里换气,夏天的晚上外面的凉爽空气会流到家里,下半夜到早上完全不需要空调。

  但是,在日本,为什么很少看到带有摇头窗的普通住宅呢?
[PR]
by tianshu | 2010-05-12 12:13 | TIANSHU閑話

68 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c0011307_10332668.jpg
    
         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是你们选择了爸爸妈妈
         并且在我们平凡的家里
         每天接受那些普通的饭菜
         和一些可口的和不可口的点心
    
         你们的欢笑和不肯让步的哭叫
         都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音乐
         使我们的屋檐下
         和我们的心里
         充满无以表述的幸福和欢乐

         因为这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晴朗的日子
         我会对窗口的阳光说
         请让我和我的宝贝们去散步
         在下雨的日子
         我也应该谦虚地请求
         请让我和我的宝贝们在家里玩耍
[PR]
by tianshu | 2009-05-25 15:32 | TIANSHU閑話

67 包 被

              67 包 被
c0011307_1495743.jpg         
  我的女儿佳佳,她一定不知道这床小棉被的价值。因为她不会像妈妈那样,一边上学,一边帮妈妈种地,从而学到很多城里孩子们永远学不到的东西。
  这被絮是我的母亲为佳佳出生准备的礼物。它的来历很简单--母亲在土地里撒上棉花种子;再移栽棉花苗;进行除草,施肥,喷洒农药,整枝等一系列的管理,最后收获棉花,把棉花拿到加工厂加工成棉坯,再把棉坯拿到集市上去请人弹成棉被。
  所以,我也可以说,它的来历,太不简单了。
  棉花的栽培过程很烦琐。棉根是直的,移栽时候有大风大雨的话,成活率就很低。浇水的时候也要小心,免得伤了棉根。还有,下连阴雨的话,棉根也容易烂掉。收获的时候就更不盼望下雨了。棉花从移栽到收获,要经过多次除草,喷洒好几次农药。采摘的时候也要小心,因为枯叶容易沾到棉花上。
c0011307_13483640.jpg
  五年前,母亲千里迢迢把这床小棉被带到日本。被里和被面也是母亲在家乡的集市上买的。看起来有点儿土气,但是感觉非常亲切。被面上的英文字母,实际上是汉语单词“快乐”与“伙伴”的拼音。
  今天,我把被子给缝好了。用非常古老的方法,一针一线。现在使用被套,相信在日本已经没有人这么缝一床被子了。更不用说小人儿的被子。
  在我的家乡,这样的小被子叫“包被”,用来包婴儿。它的尺寸和市面上的婴儿被子没有什么两样。
c0011307_13493768.jpg

  我的出生刚50天的儿子,在他的小床上睡得很香。妈妈在地板上为他缝被子。相信他也会像姐姐一样, 不知道这被子的来历和价值。但是将来,妈妈会说给他们听。
  我一边缝着被子,一边想着家乡的事,同时想到小时候和母亲一起缝被子的情形,不知不觉间,泪眼朦胧。
[PR]
by tianshu | 2008-10-02 13:48 | TIANSHU閑話

66 佳佳的五月

              66 佳佳的五月

 二零零八年五月,对于五岁的女儿佳佳来说,我想这是她真正认识中国,记住中国,并且开始思考中国的一个月。
 电视上出现四川大地震的画面时,佳佳会紧张地盯着看,眼睛一眨也不眨。记得佳佳看到地震消息时的第一个提问是:
  “妈妈,中国奶奶不要紧吧?” 
  “奶奶不要紧,但是地震的地方房子倒了很多,有很多人受伤了。”
  对于这么小的女儿,妈妈不敢说很多小朋友失去了生命,只是说:
  “中国的很多小朋友在地震中受伤了,很疼。”
  于是佳佳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妈妈便不忍心再说下去。
  过了几天,电视上还在播放地震的场面。佳佳便又问:
  “妈妈,中国的地震什么时候停止呢?”  
  昨天,我把一份《读卖新闻》放在桌子上,佳佳看见第一面的四川大地震的插图,便问:
  “妈妈,这个男孩子怎么了?他好像在哭。”
  “他想回家住吧。但是他的家在地震时倒了,所以只好和妈妈住在帐篷里。”
  “妈妈,这帐篷结实吗?” 
  “应该很结实吧。” 
  “妈妈,这帐篷上面会不会有很重的东西掉下来?”  
  “不会。因为帐篷上面没有放任何东西。”
[PR]
by tianshu | 2008-05-27 13:21 | TIANSHU閑話

64 “花小路”

                    64 “花小路”

  从我家到车站,不管怎么走,都要经过两家花店。一家在十字路口,另一家在步行街上。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这两家花店的。
  那是女儿出生后的第一个夏天。由于天天大雨不断,我很着急。因为爷爷的生日就在眼前,我无法在雨天抱着婴儿去商店买礼品。
  怎么办呢?一筹莫展之际,我想到一个下策:在网上找到附近花店的地址,打电话定购一束鲜花!虽然鲜花不是最理想的,偶然送一次肯定也不错。
  说做就做,我打开电脑,找到本地几家花店的电话号码。这些店面积不大,在网上都只登了号码,花的品种和价格等信息都没有。
  我试着打给十字路口的那一家。接电话的是一位女性,声音比较大,听起来不像是年轻女孩子。我说明我的困难后,请求她记下我和孩子爷爷的地址,帮我送一束鲜花作为生日礼物。
  但是那位女性狠狠地拒绝了我。从她的话里我知道,在面不相识而且又没有付款的情况下提出这个要求,简直就是一个荒唐透顶的举动。
  但是我没有办法。我的女儿太小了,没有办法在下雨天抱着她出门;而且要送的人是老公的爸爸,不是我自己的爸爸,我不能马虎。最重要是,在过生日这一点上我一直不折不扣地遵从家乡的习俗--在生日过后是不能送礼物的。 
  我不气馁。接着我打了步行街上那家叫“花小路”的花店的电话。一位听不出来年龄的女性接了我的电话,她一直听我说明我的原因,直到我把话说完。
  “我们这里不投递鲜花,但是我可以帮助你打电话从另一家花店定购。我先付钱,你以后再把钱付给我怎么样?”
  我好像听到了天使的歌唱!
  “当然好!雨一停我就把钱送过去!我知道你们花店的地址!”
  “你带着孩子,下雨天出来不方便,等天晴了再来也行。”
  至今我不知道那位接电话的人是谁。去付钱的时候,她们都很忙,我不好意思多问就离开了。但是,直到现在,每次经过那家花店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放慢脚步,看花,也看店里忙忙碌碌的女孩子们。是谁,接了我的电话?是谁,在那个大雨天给了我一个美丽的记忆?
  四年前,我曾经在《育儿日记》里用日语写过这件事。但是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说:二十年前,我曾经用过“小路”这个笔名。这也是偶然。
 
                          梅 2008/03/04
[PR]
by tianshu | 2008-03-04 14:26 | TIANSHU閑話

61 “红配绿”

                61 “红配绿”

 我的故乡有这样一句话--“红配绿,看不足。”
 这句话的意思一看就明白。说的是,红和绿搭配起来,很好看。普通话里也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红花要有绿叶配”。
 我的故乡,把“绿”字的发音弄成“lu”,所以读起来上面的六个字竟然押韵!而且这本来不该押韵的两个字,又同时被用在另一句话上--
 “红配绿,丑得哭”。

 为什么同时是“红配绿”,其结果却不一样呢?
 小时候没有多想;长大后觉得人在不同的心情下会有不同的看法;再经过一些岁月,又觉得这两句话其实说的是一个道理。
  总结为一句话就是,“红配绿,配得好,看不足,配不好,丑得哭。” 

  有美好的愿望,却不一定有坚实的基础;有坚实的基础,却不一定有适当的机会;有大好机会,却又可能在鱼和熊掌之间犹豫不决而坐失良机。要把这两者配好,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而在我们笨手笨脚地配来配去时,青春如一去不复返的江水滚滚流去,人生只留下无数的缺憾和懊恼。
  
  明白了这样的道理,便不敢轻易地对别人的“红配绿”评头论足。而反省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上的失误,也就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PR]
by tianshu | 2007-12-11 23:43 | TIANSHU閑話

60 一件小事

               60 一件小事 


  来日本后的第四个月,我们两口子从丈夫的父母家搬了出来,租房住到一个只有两个小房间的新家里。
  搬入新居的第一天晚上,我的丈夫说:走,去庆贺庆贺。
  说庆贺,就是去外面吃晚饭的意思。我们找了一个完全是日本式的小饭店,很小,但是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据丈夫说,只有在那样的地方才可以吃到真正的日本菜。
  我们选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一个很年轻的女已服务员端来了装有热毛巾的小竹篮。在擦过手之后,我突然很想坐到总台前面去。因为我来日本后一直不习惯日本菜,进和式饭店吃饭还是第一次。我很好奇,想看看里面的样子。而坐到总台前就可以看见饭店老板做菜的样子,甚至连整个厨房都可以一目了然。
  我们跟老板打了招呼,并且立即离开了原来的座位。 
  但是原来的位置上还留有放热毛巾的小篮子,服务员就把那两个篮子端了过来,放到了我们的面前。
  那时候我听到老板用一种很低沉的声音对服务员说了什么。年轻的女服务员毕恭毕敬,一边深深地鞠躬,一边诚惶诚恐地点头。
  “那个老板说了什么?”我问我的丈夫。
  “他在责备服务员,说她不该把用过的毛巾放到我们面前。”
  “但是这是我们用过的毛巾,没有关系。”
  “老板说,要么把毛巾收起来,要么给客人新的毛巾,不可以把用过的毛巾重新放到客人面前。我觉得他说得对。”
  “可是未免太严格了。反正是我们用过的毛巾,他不必那么认真。”
  “你觉得没有关系那是你的想法,并不是所有的客人都和你想的一样。老板要考虑到所有的客人,所以对自己人必须严格。”
  “还有,他不必当着客人的面责备服务员。”
  “这也是老板自己的想法。他可能觉得问题出现的时候立即指出来很重要,这并不表示他讨厌这个服务员,他是在帮助她。” 
  这是一件小事,也许是因为它发生在我刚刚来日本的时候,我一只不能忘记。
[PR]
by tianshu | 2007-11-29 23:06 | TIANSHU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