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 联

                48 对 联

  我从小时候就喜欢上了对联,这应该感谢我的母亲。那时候我的父亲常常出差,有时候到春节前一天才回到家。而我的家乡有除夕那天在所有门上贴对联的风俗,父亲不在,就没有人写对联。
  有一年,母亲在春节前几天突然对我说:你爸爸还不回来,今年的对联你来写。
  天哪!我还是个小学生,而我家大门的对联纸比我的身高还要长!将要写的每一个字,比我的头还要大!
  母亲又说:“我多买几张红纸,你练习练习。”就这样我初次上阵写对联。我家的门特别多,大门后门四扇房门和院门要七对,还有猪圈牛圈鸡笼以及各个窗户和所有的门头横批。现在我只记得当时手指冻疼的感觉和对联摆了满屋子的场面,而歪歪倒倒的毛笔字,幸亏春节一过就被撕掉,丢脸也丢不到几天。
  记得父亲回家后看了我写的对联,只说了一句话:不像是女孩子写的。  
  因为母亲给了我写对联的任务,我必须花很多时间找出适当的对联。所以我第一次阅读了《春节对联大全》这本书,第一次发现人家门上那些喜气洋洋的对联原来都是从书上抄来的,并不是我的小学老师自己想出来的。那时候村子里能写对联的人并不多,很多人为了贴上好看的对联抢着请小学的语文老师回家舞“联”弄墨。
  春节拜年的时候,我特意注意人家门上的对联,有很多都是一样的。其中最多的是:
  爆竹一声除岁,桃符万户更新。
  这个“桃符”,我至今也没有弄懂它的意思。
  那以后,每年春节前很多天,我就开始在古诗词中找出一些对仗工整的句子,绞尽脑汁要使得我家门上的对联别具特色。这样找着找着,我自然地记住了很多古诗词,也自然地对古诗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记得我曾经买过一本对联词典,上面有各个时代和各个题材的对联。但是我印象最深的一句却是: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直到长大后,到很多风景地,我都喜欢注意一些寺庙的对联。最使我高兴的一次是在普陀山的一处海边看到的对联: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为什么高兴呢,因为这幅对联是我在一个电影里看到过的!看那电影后我一直在想:有这么棒的对联,一定是个好地方。如果我的记忆力没有出差错的话,那电影就是《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现在想想,普陀山是在海边,却用了“千江”这幅联子,有趣。
  长大以后,我才知道母亲让我写对联的真正原因:原来父亲写对联的时候,总是违反母亲“莫谈国事”这个原则,也不管春节要讲究个喜庆之意,只顾把自己的不满发泄出来。文革中,父亲就曾为了自家门上的一幅对联吃过不少苦头,但是岁数大了后仍然我行我素“不思悔改”。所以,母亲等不及孩子长大,就擅自剥夺了父亲的写字权。
[PR]
by tianshu | 2006-09-06 23:33 | TIANSHU閑話
<< 塑料游泳池 kapokku的花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