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的育儿经

              39 百年前的育儿经

  今天读《胡适自传》,读到他写自己小时候受到的家庭教育,久久不能入睡。
  胡适在文中写道-- 
  “每天天刚亮时,我母亲就把我喊醒,叫我披衣坐起。我从不知道她醒来坐了多久了。她看我清醒了,才对我说昨天我做错了什么事,说错了什么话,要我认错,要我用功读书。
・・・・・・
  我母亲管束我最严,她是慈母兼任严父。但她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骂我一句,打我一下。我做错了事,她只对我一望,我看见了她的眼里眼光,就吓住了。犯的事小,她等到第二天早晨我眼醒才教训我。犯的事大,她等到晚上人静时,关了房门,先责备我,然后行罚,或罚跪,或拧我的肉。无论怎样重罚,总不许我哭出声来。她教训儿子不是借此出气叫别人听的。
  ・・・・・・
  我在我母亲的教训之下住了九年,受了她的极大极深的影响。我十四岁(其实只有十二岁零两三个月)就离开她了。在这广漠的人海里独自混了二十多年,没有一个人管束过我。如果我学得了一丝一毫的好脾气,如果我学得了一点点待人接物的和气,如果我能宽恕人,体谅人,--我都得感谢我的慈母。”
  以上是胡适一九三零年十一月写的自传的一部分。胡适在三岁零八个月时失去父亲,童年里只有母亲一人教育他。
  我十年前买了这本书,在书的扉页上我写道:非外借书。意思是这本书对我来说很宝贵,不可以借给别人,以防止丢失。我相信想我一定好好读过这本书。
  但是十年以前的那个自由自在的我,读以上文字时,一定没有今天的感觉深刻。现在我是一个三岁孩子的母亲。
  夜深人静。百年前的一位慈母,她的育儿经让我在异国他乡反省自己身为母亲的言行和在育儿中的种种失误。

                         --梅 20060801 
[PR]
by tianshu | 2006-08-01 04:00 | TIANSHU閑話
<< 单词-短语-单句-复句讲座(8) 五木寛之の「他力」から >>